街談巷議
  廣西隆林德峨鎮14歲男孩楊六斤,6歲時父親去世,母親改嫁,4年前爺爺奶奶相續去世,他獨自生活,每個星期從堂哥那裡領10元生活費兼零花錢,常吃野菜充饑。他的故事被報道後,深圳康橋書院兩位義工把楊六斤接到深圳,學校準備資助他讀書。同時,他還收到幾十萬捐款。
  6月20日,楊六斤堂哥、鎮政府幹部、原學校校長來到深圳,要求將楊六斤帶回廣西,表示其現在已經是公眾人物,需要他回去處理事情,包括捐款。
  還是那個男孩楊六斤,還是那個孤兒,因成為“公眾人物”,一下子成了當地政府的“香餑餑”,又是要蓋房子,又是要改善生活。孤兒楊六斤的命運出現了轉折,善良的人都會為之欣慰。事實上,他目前的情況就已經很好了,在深圳康橋書院有飯吃,有衣穿,有書讀,當地政府可以不必操心,省下精力,去照顧其他困難的孩子或大人。但當地政府未必願意操那份閑心,就像當初對楊六斤——這個孤兒吃野菜充饑,自製工具抓魚改善生活,卻未曾聽說有政府部門給予照顧。
  顯然,當地政府部門“照顧孤兒”的出發點,疑似功利動機濃厚——更多考量的是政府自己的利益,而不是孤兒的冷暖。“公眾人物”成為政府關心孤兒的原因,究竟是鎮里出了個“公眾人物”讓官方感到了壓力——沒有盡到關心照顧孤兒的責任,還是“公眾人物”可以成為當地的某種資源,可以利用?或許這兩種情況都不是,但現實中有關部門這種功利化思維卻比較流行。
  幾十萬的社會愛心捐款,確實需要處理。但楊六斤不回去並不影響對善款的處理,比如可以請律師,或在現在的事實“監護人”康橋書院的見證下,依照楊六斤的意願以及相關制度,制定出合理合法的處理方案,相關結果向社會公開。我認為,鑒於當地政府在對待孤兒問題上不正常的一冷一熱,公信度不高,那麼讓孤兒回鄉和他們處理捐款問題,很難讓人放心。
  “貧在鬧市無人問,富在深山有遠親”,本是對世態炎涼的誇張描述;一些地方政府常常把自己“誇張”成這樣的“遠親”,不思雪中送炭,而最擅錦上添花,如此行為與思維慣性,受損的是政府的形象與公信力。
  馬滌明
  馬滌明  (原標題:孤兒楊六斤)
創作者介紹

wi83wiuiq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